工商社论》反思新冠疫情带给各国危机处理的考题

工商社论

连日来新冠肺炎疫情蔓延的速度有如野火燎原般,不只出现确诊的案例几乎已经涵盖全球各地无一幸免,自诩及被不少国家视为防疫典范的台湾,这几天的确诊案例也是逐日攀升。面对这种严峻的情势,「锁国」俨然已经成为各国别无选择的危机处理标准模式。

平议各国所启动大同小异的「锁国」措施,容或会招致不同程度的批评、质疑,诸如限缩人民的行动自由。同时采取国境管制措施,也势必会对不同的产业产生不同程度的冲击。包括限制非必要的跨国旅游,自然让包括航空业、观光旅游业沦为首当其冲的「惨业」。而断然实施封城、锁国措施,则将使跨国生产制造业,面对生产线断链的危机。但是,依循危机处理的准则,面对危机,为了避免失控恶化,除了必须争分夺秒的祭出紧急应变对策之外,甚至也只能不计代价的推动各种管制措施,否则当断不断,过往的经验法则显示其实到头来恐将承受反受其乱的后果与指责。

危机处理机制的启动,如上分析的确可能要面临过与不及的指责与检验。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断然采取疑似「锁国」的非常措施,即使有其必要性,但无疑还是有可以检讨改进的空间。就以连日来在台湾引发热议的话题,也就是中央疫情指挥中心发布种种限制人民出国的规范等,被包括朝野党派立委及法界人士批评有牴触宪法第十条「人民有居住及迁徙之自由」的违宪情事。

面对这样的质疑,尽管指挥中心执行长陈时中回应是依循肺炎防治特别条例而为的权宜之策。但是如果要兼顾合宪及时效,其实蔡英文总统大可采取依循宪法第四十三条的授权发布紧急命令方式为之,以兼顾合宪性及避免陈时中陷入两面作战的困境。

同样的,各国竞相实施境管,作用除了避免、降低境外染疫者入境风险之外,同时也在确保防疫相关用品,包括口罩、酒精、防护衣,乃至于卫生纸等日用品,不致陷入缺货的困境。但是如此的作为,恰好印证了将产生「治一经却损一经」甚至是损好几经的副作用与后遗症。

外销订单2月惨 3月会更惨

近一年外销订单表现 经济部统计处20日公布最新外销订单统计,2月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响,订单不如预期,仅剩286.8亿美元,月减18.8%、年减0.8%;预估3月订单更惨,估年减13.2%~9.3%,将是金融海啸以来同期最大跌幅。值得注意的是,2月因中国中国停工,海外生产比降至40.7%,为2006年来新低。 原先统计处预估2月外销订单受肺炎影响将减少30至35亿美元,不过实际上受影响范围扩大到49.6亿美元,预估值从原先「月减年增」变成「月减年减」双双衰退的状况。统计处长黄于玲解释,影响扩大主要是受调查时间影响,上月最后与厂商联系统计截止日为17日,无法充分

毕竟在当前全球化的时代,产业从生产到销售,不论是采取水平整合或垂直整合经营模式,事实上已经难以再划地自限。否则一个零组件生产供应厂如果位在锁国区内,则受影响的自然不只是该单一厂商,而是会产生连锁反应,让最后的产品因为某一环节供货中断,而呈现断链危机。如此这般,从对产业的冲击,也将扩及到其他国家的整体经济表现。也就难怪,随疫情的节节高升,我们也看到各种国际信评机构纷纷调降对各国的经济前景评等,以及包括华尔街至世界各主要证券期货市场,一再上演熔断式的暴冲表现,让全球各主要经济体陷入不同程度的危局,全球化也变得奄奄一息了!

此情此景,一方面客观的呈现了环环相扣的不易之理;另方面,当前这种全球化下的产业分工生产营运模式,其实已经是不可逆的潮流趋势。因此在面对疫情考验之际,一方面固然可以反省当前这种无国界产业分工营运模式,是否也应该强化相关的风险管理与预防机制之演练。再者,正如哈佛大学经济学与公共政策教授罗格夫所言,「面对全球衰退,正是需要合作的时刻,不是彼此孤立的时刻。」旨哉斯言,各自锁国,彼此孤立,最后其实各国都会是输家。

除了各项具争议性的管制或封锁措施之外,眼看经济动能大受影响,各行各业各式人等也都受到不同程度的精神伤害与金钱损失,于是各国除了对外锁国之外,也竞相采取各式各样的救市纾困措施,包括降息、减税、补贴及发放消费券、振兴券等。然而这些病急乱撒钱的手法,不只可能难收预期效应,甚至还会引爆不患寡而患不均的乱象。

而曾任美国财政部长的哈佛大学教授桑默斯,也直白的指出,央行不要急着撒钱。他认为手上的资金应该先按兵不动,确保有充足的融资管道。他并强调「稳定足够的融通资金,远比低成本的融通资金更为重要。」但这种过来人的洞见,能否敲醒当局者迷的盲点?最后可能沦于「言者谆谆,听者藐藐」的下场!

总结来看,面对严峻的疫情,各国情急之下只能抛出各式各样未经深思熟虑、完整周延的对策方案。这样的落差,除了凸显各国当政者及各行各业普遍都不把风险管理当一回事,而危机处理对策的良窳则是新冠肺炎给世人的另一次考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