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贫攻坚战的缩影 悬崖村命运又走向巨变

悬崖村唯一对外通道是一条长达800公尺的梯子,出入不便,中国政府拼「脱贫」,让悬崖村命运出现戏剧性变化。图/新华社

穷乡僻壤的四川凉山地区,有一小村落在近几年成了中国各界关注的焦点。这个被称为「悬崖村」的阿土勒尔村,唯一对外的通道是一条紧贴悬崖、长达800公尺的梯子,居民出入必须攀爬危险的梯子,甚至还要背负著沉重的民生用品或婴孩。

悬崖村的故事在2016年被媒体披露之后,当地政府为村落重新搭建了钢制天梯,取代原先破旧危险的梯子。2017年中国全国「两会」期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还特别关注悬崖村的现况。然而,悬崖村交通不便和贫困境遇长年依旧。

悬崖村所处的昭觉县,正是凉州辖内七个国家级贫困县之一。中国要在2020年完成所有贫困县「脱贫」的目标,其命运跟着出现戏剧性变化,当地政府决定将该村整个搬迁到县城。在5月中旬,悬崖村已有84户贫困户迁至当地政府为他们准备的新家。村落有一些青壮年决定留下,将悬崖村打造成旅游景点。

搬迁至县城新家的悬崖村民,虽然获得最高达七成的房屋补贴,但这对每月收入仅人民币几百元的村民来说,仍难以支付那剩下30%的房价,更何况每户还要缴纳上万元的搬迁费。

中国「脱贫攻坚战」如火如荼地展开,光是在昭觉县,像悬崖村这样被迁村到县城安置点的山区村落就有92个,人数逾1.8万人。这些人来到县城,拥有了房产,再与收入较高的县城居民加总平均后,很有机会帮助该县摘掉贫困县的帽子,但村民因迁村而衍生的新债务、失去耕地,以及就业难等问题,也是摆在眼前的难题,对照中国在建成全面小康社会的背后,疫情重击,悬崖村的命运或许又走向巨变。

全面小康决战点 内忧 贫富鸿沟难跨越

中国十年来居民收入情况 2019年中国部分地区人均收入 背景图片图/新华社 上海的外滩和新天地,数不清的高级商场内,人潮总是络绎不绝,入夜后,灯红酒绿,纸醉金迷,好一幅富裕浮华的景致;比邻上海的经济大省江苏,在2020年1月兴高采烈地宣布,全省8,000万人口中,仅剩17人未「脱贫」。2019年,上海人均收入达人民币69,442元,是中国各省市之冠,江苏为41,400元。 但远在二千四百公里外的四川凉山,却是另一个世界。这里是中国最贫困的地区之一,地处环境恶劣的山区,居民多以务农为生,却难以温饱,上学对当地孩童是奢侈的愿望。在凉山州辖内,目前